[]

事情是曲志震决定的,太夫人纵然反对,也已经没用了。

曲莫影既然已经答应了下来,当然也不会让曲志震为难,太夫人也给了意见,最后就决定三天过来一次,整顿府里的内务,把一些该办的,或者能办的先办起来,交差的时候到康明斋向吾嬷嬷的复命。

等她三天过来后一并处理。

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情,就直接到英王府禀报。

当天曲莫影就处理了一些必要的事情,也把之前和太夫人商议的事情,对管事们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。

管事们称好,事情就先这么安排了下来。

回到英王府的时候,发现裴元浚已经等候在自己的屋子里。

“王爷这个时候怎么不在书房?”曲莫影到内室重新换过衣裳后,诧异的问道,往常这个时候裴元浚都会在书房处理事务。

“听说你去了这么久,还不回来,我就过来看看了。”裴元浚手边也有几本折子,有两本摊开着,这意思是到曲莫影这里来看折子。

“我没什么事情,父亲的意思,祖母年纪大了,让我担着一些事务,他现在就要娶亲了,这些事务让我照看着点。”曲莫影坐在妆台前有,取下了配合着之前衣裳穿的簪子,重新换了一支简单的插上去。

“多少时间?”裴元浚放在折子上的手停住了。

“一个月左右吧,说是简单办,但内里却是不能简单,不能委屈了谢氏女,又说谢氏女背后有朱静妃,就算是看在魏王的份上,也不能过于的慢待谢氏女,让我好好的把这门亲事办好,虽然简单也要风光。”

曲莫影撇了撇嘴,嘲讽的道。

“简单而风光?”裴元浚削薄的唇角微弯,“要你给曲府做面子?”

“多年前,我在庄子上的时候,他看着是一心一意的对于氏,宠着她生的一双儿女,我就是他一个随意能扔去的包裹,而今我就是他手中的一张底牌了,能用当然要多用用,否则怎么体现得出曲府的不同。”

曲莫影不以为意的道。

“要用你的面子给曲府做面子,简单也要风光?曲志震想的可真多啊。”手中的折子在桌面上拍了拍,“这里有人参了他。”

“参他?何事?”曲莫影心头一动。

“说是修膳长春宫的时候,有偷偷的中饱私囊的事情,虽然不多,但是上折子的人说的也是有理有据的。”

裴元浚漫不经心的道,甩了甩手中的折子:“曲志震也风光的久了,现在可以下来了。”

“这事……可以?”曲莫影想了想之后,回头看着他道。

这事听起来并不大,而且还不多。

“如果利用一下,有一些小用场。”裴元浚懒洋洋的道,“曲志震这个工部尚书的位置没有坐稳,柳侍郎那边也是一直紧紧的盯着,况且还有另外的一位侍郎在,原本……若是因为你,他们是不敢动的,但现在……”

裴元浚敲了敲手中的折子,站了起来,到妆台前替曲莫影挑了一根簪子,插入她的发际,一边道。“既然他一心想踩着你给他自己做脸面,本王却

觉得可以。”

曲志震说的理由再多,看起来再象,其中心只有一个,利用曲莫影、利用英王府给他做脸面。

为曲府垫定更高的台阶,可以让他走的更高。

曲莫影摇了摇头,看了看镜中的簪子,很是满意,眸光流转的笑道:“会不会有麻烦?”

这个便宜父亲还真的是吃定了自己,做什么都是站在父亲的高角度说的,这是要把她紧紧的绑上曲府的船上。

听她这么说,裴元浚笑着把她拉了起来,替她把落在额头上的一抹秀发抹在耳后,“没什么麻烦,主要还是狗咬狗。”

曲莫影享受着裴元浚的温和,眼中若流星落下,点点碎碎星光:“那个沧海遗珠之说……无碍吧?”

“只是一个前奏罢了,无碍!”裴元浚知道她在转换的话题是什么,不以为意的道,神色一如既往的慵懒,仿佛说的不是关乎他自身的身世之秘,而只是一件极普通的事情罢了。

既然是前奏,当然也有后继,曲莫影对此还是明白的,皇上抛出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说法,应当也是让裴元浚认同的,他既然能认同下来,这是最好的,以他的性子,若是不认同,这接下来就可能是血雨腥风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