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“你把那三只带过来。”明若揉揉额头。

阿翎瞬间消失,很快就卷着三匹狼来到主人面前。

银墨看看司皓宸,又看看阿翎,嗷呜一声扑过来:主人,妖怪要吃你的狼!

“坐下。”司皓宸在银墨头上拍了两下,让他保持镇定。

“嗷~”银墨乖乖坐下。

“以后如果进到这里,不许毁坏药田,也不许伤害这里的小动物,听到了吗?”司皓宸沉声道。

“嗷~”为啥啊?这看着就是野山啊……

“如果不听话,就让狐妖吃了你!”司皓宸幽幽开口。

“呜呜~”银墨瞬间又炸了毛,心有余悸地看向阿翎。

“我不是狐妖……”阿翎一脸真诚地看向银墨。

“嗷呜~”主人来了,你个妖怪还敢跟你狼爷爷大小声!

银墨将狗仗人势表现得淋漓尽致,猛地冲向阿翎。就在它碰到阿翎衣袍的瞬间,原本在它前方的妖怪,直接消失了……

这一招比被揍一顿还可怕啊,银墨整个狼都不好了,走路都成了一顺边。

“知道怕了?”司皓宸从厨下取了一块生牛肉,随便切了切,盛在木盆里,端出来投喂三匹狼。

“吃好喝好哈。”明若也盛了井水过来,“吃完送你们走。”

“……”银墨顿时觉得嘴里的肉不香了,这是最后一顿的意思吗?

“不习惯吗?”明若看银墨突然不吃了,也无法理解狼的小心思,意念一动,直接把饭盆、水盆和三匹狼移入石洞。

反正他们不在石洞休息,既然银墨留在空间不适应,将他们放出去好了。

“若儿,我们早些安寝吧。”明若刚把噪声源请出空间,就被司皓宸从身后拥住。

“这都什么时辰了,你都不困吗?”明若掰着某亲王正在作乱的爪子。

“若儿不必担心为夫……”司皓宸将媳妇打横抱起来,大步往卧房走去。

“……”明若无语望天,你真是多虑了,我是担心我自己而已。

两人再从空间里出来时,一人精神抖擞,一人走路打飘。

暗卫取了早膳在门口等着,秦默一早被皇甫夜折腾得很光火,来请示王爷,看能不能直接把人关到刑房去。

司皓宸打开石洞的门,银墨一狼当先,冲着秦默就扑过去。

秦默没想到银墨在这里,一边往前飞窜,一边说:“王爷,那皇甫夜一会儿要衣裳……一会儿要首饰……一会儿又要胭脂……能不能直接扔刑房里关着啊……啊……银墨你松口……”

司皓宸接过暗卫手里的食盒放到桌上:“可以关到刑房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