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徐青萝疑惑的看看法空,随即陷入沉思,轻声道:“师父,你是想掩人耳目,不让别人知道你离开过,是不是?”

法空嗯一声。

自己这个弟子当真是聪明绝顶,也敏锐异常。

不愧是天生的虚空胎息经修炼者。

徐青萝忽然一抹脸,身体迅速缩小,脸庞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,原本的灰色僧袍便一下成了大袍,彻底遮住了她。

她越发显得娇小玲珑。

她顾不得僧袍的宽大,大眼睛顿时放光,兴奋的道:“师父,又有什么大事发生?”

“说不准。”法空道。

徐青萝若有所思,大眼睛眨啊眨,嘻嘻笑道:“明白了,那师父小心,我明天跟林叔一起逛街。”

越是说不准,越是大事。

徐青萝越是兴奋。

在这个时候不能撤师父后退,要全力以赴的帮忙,绝不能出岔子的。

法空道:“走两步我瞧瞧。”

“师父瞧好啦。”徐青萝笑道。

她身体再次增高增大,伸手捂住脸,然后松开手的时候,脸庞已经变成了法空的脸。

法空看着她的变化,满意的点头。

这小如意神功确实神妙,尤其是徐青萝,对于这小如意神功特别有天赋,一练就会,一会就精。

小如意神功练入门不易,练精了更难,练得能改变自己容貌不易。

可练得能将容貌改变成某个人,便涉及到了精微的操作,那就更艰难数十倍。

多数时候,小如意神功是改变容貌,而不是模仿容貌的,后者是更高的层次。

法空感慨徐青萝的天赋,得天独厚。

当然,她这么高的天赋也付出了足够大的代价,不是碰到自己,现在已经埋在坟里了。

徐青萝灰色僧袍飘飘,缓步而行,颇有几分法空平时表现的气定神闲气度。

法空摸了摸下颌,满意的点点头。

徐青萝已经抓到了精髓,已经神似自己了,他通过心眼观照,能把自己看得清清楚楚,而不像旁人一样对自己的认知模糊。

徐青萝观察仔细,操纵精微,所以捕捉到了自己的动作精髓,从而彻底还原出来。

徐青萝缓步进入旁边的厢房,再出来后,已经恢复了自己的装扮:“师父,如何?”

法空道:“明天早晨开始,你与林飞扬去城里转一转,让人能看到。”

“是。”徐青萝大眼睛眨动。

法空笑了笑,没有跟她多说的意思,摆摆手。

徐青萝只好退走。

——

一轮明月高悬,清辉遍洒。

宁真真的小院里,两盏灯笼散发的光芒不足以驱散月光,一地月光清冷冷。

已经是深秋接近了初冬。

寒霜凛冽。

法空出现在小院,宁真真正坐在小亭里发呆。

对于法空的出现仿佛没发觉。

法空无声无息的坐到她对面,静静看着她绝美的脸庞,看着她迷离的眼眸。

“师兄,我跟师祖吵起来了。”宁真真抬头看向明月,面露苦涩神情。

“妙音神尼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为何而吵?”

“师祖要我进南监察司,我不同意。”

“……神尼看好南监察司?”

“是。”宁真真轻轻点头:“师祖是禁宫供奉,对皇上更了解,对一些消息也更了解。”

“不错。”法空点头。

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。

当今皇上是个英明神武的,而且修为又是绝顶,无人能敌,妙音神尼看好他也是理所应当。

众人对南监察司再不看好,可是皇上一力推动,也没人能阻止得了,这便可见皇帝的威望与手段。

依照惯例,皇权不出神京,皇帝的权势再大,命令一出神京便不再顺畅。

可当今皇帝能将自己的威望与权力推离神京,便是格外的厉害,也难怪供奉们会信心十足,觉得南监察司能成气候。

宁真真叹道:“师祖说,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,明月庵能不能一举与大雷音寺相提并论就看这一次的了。”

“神尼是要明月庵率先投效皇帝了。”法空点点头:“三大宗的默契也便瓦解。”

从妙音神尼的这个举动中,他看出了皇帝对三大宗的态度:忌惮。

关键就是三大宗过于强大,原本想让三大宗彼此牵制,可后来三大宗有了默契,并不内耗。

于是皇帝便开始忌惮。

如果三大宗联手,会不会像当初对付魔尊一般对付自己?

所以扶植魔宗六道。

现在成立了南监察司,也未尝没有制衡三大宗的意思,甚至会更进一步。

法空摇摇头。

皇帝的心思是很难猜的,因为站的位置不一样,视野也不一样,所以很难推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